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网友爆料 >> 投诉建议 >> 正文

我儿欧阳任非被宜章县麻田医院轻率致死一事

我要评论  2015/12/16 17:24:53   浏览次数:
 2015年8月30日13:15分左右,我两岁男儿欧阳任非在村鱼塘溺水,时间最多八分钟,甚至仅一两分钟。发现后送往离家一公里的麻田医院抢救,医生邓国华只用听诊器听了一下心脏,看了一只眼睛,在小孩子还有生命体征的情况下轻率的宣布小孩已经死亡,未进行必要的救治措施,导致后来一系列的抢救行动终止,致使小孩身亡。后我将此事反映到宜章县卫生局,卫生局竟然联合麻田医院造假,妄图掩盖事实真相,草菅人命,逃避责任。欧阳任非是我小儿,他的命就是我的命,被邓国华这种庸医轻下结论致死让我肝肠寸断,而宜章县卫生局联合麻田镇医院在对待欧阳任非死亡事件上造假,更让我求助无门。

  一:欧阳任非溺水事发及庸医邓国华诊断

  2015年8月30日13:01:05秒,我给家里打电话,谈小孩上学的事情,那时候小孩还在家门口玩。13:42分我接到家里电话,我挂了然后回拨,时间是13:43分。是同村人史开娥的声音:你小孩任飞在鱼塘溺水。13:47分我打了我爸的电话,要他怎么给小孩做心脏复苏及人工呼吸,我爸说我妈送小孩去医院了(这时小孩已从医院回来了。我以为还是去医院的路上,我爸的意思是小孩去了医院,没有救了)。

  当天小孩是在我妈煮了一碗小冬瓜期间出去的,时间约十分钟,煮好后去找小孩,才发现小孩溺水。

  13:01:05秒我和我妈通电话时,手机在我爸身上带着,我妈接电话,我爸帮忙煮菜,当时小孩还在家门口,小孩在13:00分时刚出的家门。我家到鱼塘距离,大人一般要六分钟左右,两岁小孩需要多些时间。(鱼塘离我家直线距离30米左右,我家门口有围墙,这样去鱼塘要拐个大弯),发现时小孩漂浮在离鱼塘岸边约三四米处,口鼻朝天。(我做了实验,拿小孩样形状及差不多重量的物件放置小孩落水处,不到两分钟就冲到了三四米处)小孩落水处为鱼塘进水口,当天进水很大,对面为出水口,鱼塘差不多是正方形,面积约220个平方米,小孩子溺水时间最多不超过八分钟,甚至两分钟!我妈于13:17分左右发现后,在谷凤兰的帮助下,先给小孩倒立两下排水(她用手提我小孩的脚,快速一上一下)然后我妈睡地上,把小孩放我妈背上,按腹压水,立刻乘摩托车送麻田镇医院抢救。

  13:25分,我妈到达麻田镇医院,医师邓国华接诊,他只是对小儿进行了两项检查就宣布了欧阳任非已经死亡,没有抢救价值了。他的判断标准是:第一,他用听诊器听了一下心脏,认为没有心跳;第二,他看了欧阳任非的一个眼睛,认为瞳孔有扩散。

  而事实是怎样的呢? 

  1:听诊器在小孩心跳微弱时未必听得出,即使没心跳,及时的抢救也是可以救活小孩的。

  2:瞳孔有扩散也有救!

  后来我又电话质问他,凭什么做这两样简单检查,就能断定我儿子没救。他说小孩浮在水面,起码半小时以上,就已经临床死亡了。但其实小孩身体比重比水轻,根本不会沉!

  发生事情的当天晚上,家里朋友众多,我妈说在医院她先掐了小孩的人中穴,用手抠小孩嘴里的饭时,小孩还咬了手指。我岳父接着说,他两点多钟来到我家里的,小孩脸色嘴唇都正常,手脚都是热的。刚获救时嘴唇有点乌紫。

  而作为执业医生的邓国华,及其简单粗暴地对待了欧阳任非的溺水病情:在接诊欧阳任非时,既没有准备必要的急救设备,也没进行心脏复苏,人工呼吸。尤其在他妄下结论后,导致我家人(爸妈都没什么文化,在他们的脑海里,医生的每一句话对于病人来讲都是金玉良言,是千真万确的)没有采取其他必要救治措施的后果,是对医生职业的粗暴践踏和极其不负责任以及对人生命的严重漠视,他对欧阳任非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宜章卫生局与麻田镇医院联合造假,隐瞒事实真相。

  事情发生后,我隐隐觉得不对,过了两三天越想越不对。于是我到了医院去找医生,问为什么没有抢救我儿子?医生邓国华说:你听我说,你小孩没有心跳了,瞳孔有扩散,没有抢救价值。院长要求我妈来医院问了一下情况,我妈赶来医院后,把小孩咬手,手脚是热的,脸色正常,嘴唇有点乌紫转正常的情况在医院对院长说了。我妈怕我冲动,要我回家,抱着我哭着说:不怪医院和医生,是我没给你带好孩子,要怪就怪我,要杀也杀我。(在我妈的意识里,医生莫有打针吃药,只是看了下,医院是没有责任的)。问院长索要查看病例及相关资料,院长说只有一分来钟,又未住院,哪有病例,什么都没有。我去宜章县卫生局反映情况后,却看到了一份不存在的病例抢救书,这份病例抢救书公然造假!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

  我多次往返我们当地各政府部门,并打了市长热线12345,卫生局才姗姗做了调查。但调查报告敷衍虚假,与事实完全不符。

  1:溺水约一小时送医院?我妈在12:40分在鱼塘哭泣?

  我当天13:01分和我妈通了电话,那时候小孩刚出去,还未发生事故。13:25我妈到了医院门口,我接到小孩出事的电话是13:43分,小孩已经从医院抱回来了。是同村史开娥用我爸的手机打给我的,我爸丧孙之痛下打不了电话。当时我挂了,然后回拨(有通话记录和史开娥作证)。也就是说13:43分前我根本不知道我小孩溺水了。怎么可能有溺水一小时后送医院?怎么可能我妈在12:40分在鱼塘边哭泣?

  2:将小孩抱上岸到摩托车赶到事故发生现场,时间大约20分钟?

  我做了事故还原只要四分钟。

  3:关于小孩送医院时的身体特征描写与事实不符:

  医生只用听诊器听了心脏和看了一只眼睛(除了我妈,还有欧阳海兵和护士欧利琴看到)。

  4:有些需要检查才能知道的身体特征怎么来的?

  腹部膨隆?我五小时后回到家都是正常,小孩就像睡着一样。且多人证实腹部正常。

  全身皮肤苍白湿(冷),双(侧)瞳孔扩大并固定,(未闻及心音)?我开始在卫生局和麻田医院看到的是:全身皮肤苍白湿(硬),双(眼)瞳孔扩大并固定,(无心跳)。在医院第一次看到抢救记录是9月14号,卫生局王永忠副局长和周股长来了麻田医院调查,茶几上放了一份抢救记录。我还读了部分不实的抢救内容。日期落款:2015年8月30日14时,打印署名:欧利琴,邓国华。我当时还问了邓国华:你8月30日14时写了吗?他没回答,倒是王永忠副局长站起来说道:在六个小时内写都是可以的。再次看到,日期2015年8月30日,署名也只有邓国华。我另质疑过他们:我过五小时回来,身体都是软的,只有下肢有点硬,哪来的湿(硬)?你只看了一只眼,哪来的(双眼)瞳孔?你只用听诊器听了心跳,当心脏跳动微弱时听诊器未必能听得出来,怎么就能断定没有心跳?自从我到卫生局领了答复我意见书后,医院的抢救记录和答复我意见书就一致了。

  另根据卫生局提供的调查邓国华医生于2013年12月才取得执业医师资格,但他到麻田医院行医坐诊八九年了,且是独立行医,一直都有开处方药。也就是说以前属于非法行医了。

  我写了邮件到**,也找了本县主管卫生部门的副县长,说重新调查。卫生局说要我指定调查单位,我说我指定不了。卫生局又说他们派两个人,我们村干部两个人,我再找个律师联合调查。我答应了。后来他们说在我们镇政府开了会,他们不来了,要我自行叫律师和村干部调查。我当时约好了一个律师,律师要我找卫生局写个:建议并认可我方单方面委派律师进行实事求是的调查取证文件。卫生局开始答应,后来要医院给我写了。但律师突然不来了,说没有用的,他不敢来做,并劝我算了,说可以给我和镇政府说一下,安排我一个困难户补助。以后陆续找了几个律师,开始答应,后来没有来。最后找了宜林律师事务所的谭善龙律师,他来调查取证了,说四天后给我调查结论。四天后没有给我,我电话问他,他也劝我不要搞了,也说要我和镇政府协商下,我没有答应。终于给了我调查取证结论,我11月23日把调查结论给了卫生局,过了一天给了医院。11月26日,医院托人给我卫生局的重新调查书,并要我签名,内容还是原来那样,落款日期:2015年11月05日。我没有签名,也没有领取!

  我上访后,宜章县卫生局在调查欧阳任非溺水事件上,不仅不调查,而且再次作假!存在严重的庇护行为,罔顾事实,隐瞒事实真相,望上级部门主持正义,查明事实真相,告慰我两岁男儿欧阳任非的在天冤魂!
分享到:
  • 上一条:没有了
  • 下一条:没有了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