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地理历史 >> 历史档案 >> 正文

无怨无悔——毛泽东与曾志

我要评论  2013/6/1 10:00:23  作者:曾广高  浏览次数:

  曾志,一位二十世纪初出生在宜章城郊王家冲村的小女孩,一位天生靓丽、性格叛逆的女性。她七岁由家庭包办,许配给了吴姓,与“小丈夫”双双同行,乘轿子前往长沙读书,住在父亲与小妾的家里,因“娘姨”歧视,十一岁的她竟挥棒敲向后母的头,然后逃到“公爹”的家中。“公爹”去逝,她一人前往长沙读书,途中遇到衡阳三女师的学生,小学没毕业的她,便在衡阳参加三女师的入学考试,竟以第三名的成绩被录取。三女师没毕业,她怀着“花木兰”的英雄梦,投考湖南农民运动讲习所,成为这里唯一的女兵,与男人一样摸爬滚打,组织上为她单独挖了个小茅坑。她十五岁入党,先入党后入团,成为我党历史上的一大传奇。她十五岁自主解除包办婚约,十六岁被“党组织”逼迫结婚,十八岁丈夫牺牲,跟随朱德上了井冈山,从此与毛泽东相识,跟随毛泽东革命近五十年,与毛泽东吵过架,斗过嘴,却始终崇敬毛主席,无怨无悔。

  她是郴州人中与毛泽东交往最深、交往最久、走得最近的一位党内女同志。

   1928年4月下旬,郴州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七师在师长邓允庭的率领下东撤到江西的酃县。当时曾志在师党部办公室工作,已与师党代表蔡协民结婚,并怀有身孕。这天,曾志正斜靠着蔡协民的肩迷糊着,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宏亮的呼声:“蔡协民,蔡协民,老蔡、老蔡 !”蔡协民还在睡梦中,曾志也还来不及起身,一位身材魁梧、气宇轩昂的人随声而入,见了曾志与蔡协民相拥而坐也不觉得难为情,竟然哈哈笑道:“嗬,好你个蔡协民,金屋藏娇哇,你好福气唷!”睡梦中惊醒的蔡协民一见来人,蹦起来喊道:“润之兄,是你呀?”蔡协民赶紧给曾志介绍说:“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毛泽东,毛润之先生。”

  蔡协民是毛泽东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生。毛泽东与蔡协民一见面就亲切地聊上了。曾志在一旁端详着眼前的毛泽东,他中分式的黑色长发,清癯的面颊,智慧的双眸,谈笑风生,妙语连珠,令曾志惊奇不已。小坐了一会,毛泽东起身说要去接朱德的大部队,就走了。望着远去的背影,曾志充满着钦佩之情。当她八十多岁回忆起她与毛泽东的初次相识,仍然怀念不已。她写道:“第一次见到毛泽东,他给我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如今整整七十年过去了,但回想起来初次见到毛泽东那一幕历历在目,主席的音容笑貌仍然是那样的清晰、真切!”

  后来,曾志在红军总部工农委员会任民运股股长,还兼政治部部务会议成员,在毛泽东直接领导下工作。毛泽东的幽默、风趣,他对战士的关心体恤,令曾志十分感动。可长期在一起,也难免产生分歧和意见。有一次,总部开会作战前动员,大部队要开拔到外线作战,为了保证部队战斗力,决定把女同志和小孩全部留下。女同志觉得安全没了保障,立即轰闹起来。曾志是个很有个性的人,火辣辣的冲口而出:“你们男的就是歧视女同志,这里到处是地方反动武装,即便有地下党组织也很薄弱,女同志留下来能生存吗?你们这是借刀杀人!”曾志话音一落,毛泽东霍地站了起来,指着曾志厉声说道:“曾志,你是女皇呀?就你关心女同志?”毛泽东一发脾气,大家就不敢做声了,曾志心里不服,但也不敢与毛泽东硬顶。可是,毛泽东发脾气归发脾气,曾志的意见还是被采纳了,没有留下一个女同志。可有一次,毛泽东的一句玩笑,却让曾志十分生气。有一天,毛泽东把曾志叫到边前,当着他的妻子贺子珍的面开玩笑说:“贺子珍正在说我喜欢你,爱你。”曾志一听,满脸通红,生气地一甩头走了,好几天都不跟毛泽东说话。可令曾志没有想到的是,没两天,蔡协民就调到了总部,让他们夫妻团圆的,正是毛泽东。

  1929年5月间,毛泽东在井冈山走麦城,他提出的“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没人理解,他在红四军党的七大上落选,没能当上前委书记,曾志被划成“毛派”,随同毛泽东一起到闽西特委所在地上杭去指导地方工作。在那里,曾志与蔡 协民一起,经常到河里去捉虾捞鱼,因为毛泽东特爱吃鱼。据说毛泽东有个特点,一空闲下来就容易生病。一有工作就没事了。毛泽东的前委书记一职御下来后,毛泽东在上杭老是生病,得虐疾,又拉又泄。所以曾志蔡协民捉鱼给毛泽东补身体。不久,新当选的前委书记陈毅赴上海党中央汇报工作,周恩来肯定了毛泽东的“工农武装割据思想”是对的,要求陈毅请回毛泽东来领导红军。不久,陈毅返回根据地,立即请毛泽东回到红四军的领导岗位上来。临行前,毛泽东找到曾志,交代她留下来照顾好已经怀孕的贺子珍。曾志一听,以为要她脱离工作专门护理贺子珍,立即生气地说:“我有我的工作,我哪有时间去伺候她生孩子?”毛泽东不知道曾志的心思,以为她不近人情,也生了气,大声说:“就是要你照顾!”“我就是不照顾!”“一定要你照顾!”两人争得不可开交。曾志说:“我是党的干部,我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我哪有时间成天去护理她呢?”毛泽东知道是会错了意,解释说:“要你照顾她,不过是要你关心些罢了。又不是要你一天到晚都去护理她。”曾志这才释然,不好意思地说:“我跟子珍是好朋友,多关心她就不要你劳神叮嘱了。这是我的份内事。对不起,刚才是我误解了。”毛泽东连忙说:“理解了就好,理解了就好!那就拜托了。”

  1930年6月,曾志和蔡协民奉命调福建省委工作,离开了毛泽东。曾志在白区工作,出生入死,几次遭遇生命危险,她都凭着她的机智化险为夷。为了给党筹集经费,她甚至忍痛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卖了100元现大洋。加之工作的需要,她与蔡协民两人常你东我西,不到一起,生活上缺少关照,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到1932年4月,毛泽东指挥红一军团和红五军团组成东路军向福建进军,打到了漳州。曾志不顾一切,坐了一艘装大粪的船,赶到漳州与毛泽东见面。当她走进漳州龙溪中学毛泽东的住处时,意外地与久别的丈夫蔡协民相遇。于是,毛泽东让出自己住的大房间给曾志夫妇,自己搬到旁边一间小房子里住,让蔡协民与曾志感动不已。红军撤出漳州,返回中央苏区时,曾志希望跟随毛泽东回中央苏区工作,但蔡协民却希望曾志跟自己去开辟小山城新苏区。毛泽东像大哥一样,亲自做曾志的思想工作,让她以革命大局为重,协助蔡协民开辟新区工作。并让警卫员买了一只火鸡,为蔡协民和曾志送行。事实上,这时曾志与蔡协民之间已经有了很大的分歧。但她像小妹一样,听从了毛泽东的劝告。

  毛泽东率主力红军离开漳州不久,敌人组织反扑,蔡协民执行了王明的左倾盲动主义,致使刚开辟的新区沦入敌手,新建的红军第三团团长、政委均牺牲,根椐地全部损失,蔡协民和曾志均被免职。蔡协民被免职后去了上海,曾志却选择去了福州。两人明确了离婚。之后,曾志在福州先是因工作需要,与陶铸组成假夫妻。后来经组织批准,成了正式的合法夫妻。她们夫妇在白色恐怖下领导着福建地下党的工作,组织了著名的闽东暴动和夏门劫狱。后来陶铸不幸被捕,曾志与党组织夫去联系达一年多。这期间她还曾回宜章老家躲藏,不久有人来信告知,国民党要到宜章来捉她,曾志只好又告别母亲,到了上海,最终在上海与党组织接上关系,此后便在上海、武汉等地做地下工作。直到1939年12月,曾志才由湖北去延安。曾志一到延安就给毛泽东写信。毛泽东接到曾志的信,立即亲笔回信,请曾志去他住处交谈。两个老朋友见面,无话不谈。十分融洽。曾志在毛泽东面前,回忆起漳州一别,过去八年了。八年时间里,曾志四次蒙冤;一年零八个月丢失了组织关系,像没娘的孩子;蔡协民的壮烈牺牲,陶铸的不幸被捕……说起这些,曾志免不了泪水盈眶。毛泽东关切地安慰她说:“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我也到处打听你的情况,还专门托潘汉年同志打听你的下落。见了你我很高兴。回来后,到马列学院学他三年,多读点马列主义著作,要学通,还要灵活运用。我这里有不少马列主义书,你随时可以来拿。”交谈完,毛泽东留曾志吃饭。饭后,毛泽东说:“你以后星期天就到我这里来吃饭。”曾志脱口而出:“那好啊,我来吃顿好的!”毛泽东一楞,突然领悟过来:“哈哈……好的,好的。”事后,曾志后悔不已,其实,毛主席吃的基本上跟大家一样,哪有什么好的。只是自己一见到主席,就像回到家里一样随便,谁叫她把毛泽东当作大哥呢!

  1944年,延安审干,有人把曾志在闽东工作期间与党失去联系说成是逃跑,曾志给毛泽东写了一封长信申诉,毛泽东虽没亲笔给她回信,但却为她和一些受冤屈的同志主持了正义,得以避免遭受无辜。

  1945年夏,曾志写报告给毛泽东,要求随陶铸去江南打游击,途中日本投降,中央电令陶铸,转向东北战场。从此,曾志与陶铸转战东北四年,直到1949年3月15日,曾志进京参加第一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才在会上见到毛泽东,但只是远远地看了几眼,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开完妇代会,曾志便随大军南下,到武汉就任中南工业部的副部长。1949年十月一日,曾志有幸参加了新中国成立大典,亲耳听到了毛泽东那“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庄严声音。可惜此时的毛泽东日理万机,接待的客人也是数不清,他已顾不上这位宜章藉的“小妹”了。而曾志也不忍心去打扰日理万机的毛泽东。

  五十年代初,毛泽东到广州视察,接见陶铸夫妇,毛泽东对曾志说:“曾志,你回去后告诉省、市委赶快把一些老字号招牌和一些比较出名的街道找摄影师拍下来,不然这些历史见证物就永远消失没有了。”谁说毛泽东不要文化?谁说毛泽东只会破坏文化?当我们今天在呼吁社会保护文化遗产的时候,有谁提起过五十多年前这位先哲的话?可惜得很,当时曾志也没意识到毛泽东这番话的意义,只轻描淡写地跟陶铸和王德说了一句。而陶铸和王德根本就没把这事当一回事。

  六十年代初,毛泽东到广州视察,曾志为了解决蔬菜供应问题,向主席建议划两个县给广州市委,以便统筹工作,毛泽东极表赞成。

  1965年3月,全国人大召开在即,曾志被推为人大代表,陶铸在审查代表名单时,提笔将曾志的名字划掉,加上了原省委书记方方的爱人的名字。曾志是个很要强的人。知道后与陶铸大吵了一架,她认为陶铸这是用个人的权力表现自己的“大方”,塑造成自己的形象,完全无视组织的决定和群众的民主选举权利。为此,曾志写了一封长信给毛泽东告御状。为此毛泽东亲自出面推荐曾志为全国人大代表,还说“善马被人骑,善人被人欺”。弄得陶铸莫名其妙。三届全国人大会议闭会后,适逢毛泽东生日,毛泽东举行家宴,招待老战友,曾志参加了这个家宴。然而这却是毛泽东发泄心中愤怒的一次家宴。曾志、陶铸心里隐隐地感觉到要发生大事。但他们谁也没料到会扯到自己身上。

  不久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原意是要整“不听话的”刘少奇、邓小平等人。结果被林彪、江青等人利用,打击面大大地超出了毛泽东的预期。到后来,毛泽东自己也把握不住,谁是“毛泽东路线上的人”,陶铸是他亲自钦定进京的可信懒的人,可后来被江青、康生等人一搅和,毛泽东对陶铸也打上了大大的问号,虽然最初毛泽东还是极力保陶铸的,但陶铸宁折不弯,不愿做违心之事,最终还是被整死。

  幸运的是曾志每遇险境,便立即给毛泽东写信,托毛泽东的保护,得以顺利度过了文革的劫难。据说有一次在中央的一次会议上,有人提到陶铸的问题,并联系上曾志。毛泽东当时就不高兴地说:“曾志有什么问题?陶铸是陶铸。”足见毛泽东对曾志是何等的信任和关照。因此,曾志在文革期间,虽然也下放农村,但她期间几次请假看望陶斯亮,都得到批准,且基本上来去自由。1973年,曾志在临潼干休所写信给毛泽东,要求回归部队,穿上军装。毛泽东看了曾志的信,批示说,曾志愿留在陕西,便在省委安排工作,不愿意在陕西工作,便调回北京。于是曾志回信,愿意调回北京。1973年3月8日,曾志离开陕西回到北京。

  曾志这次回到北京后,再也没有见到过毛泽东,直到1976年毛泽东逝世,在遗体告别仪式上,曾志在主席遗体前深深地最后鞠了一躬,表达了她对这位兄长般的伟人的崇高敬意……

  后来,曾志的女儿陶斯亮总问曾志一个问题:爸爸死得那么惨,你在文化大革命中受了那么多罪,你怨不怨毛主席?曾志说:这是一个很肤浅的问题,我跟随主席半个世纪,并不是靠个人感情和恩怨,而是出于信仰。我对我选择的信仰至死不渝,我对我走过的路无怨无悔。那么我对我的指路人当然会永存敬意。但她最后叹了一口气,对女儿说:“我不怨主席,主席晚年是个老人,是个病人嘛!”

  (作者系市文联专职副主席,市作协常务副主席,省作协理事)

分享到:
  • 上一条:没有了
  • 下一条:没有了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