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地理历史 >> 历史档案 >> 正文

邓中夏领导的首次工运——长辛店铁路工人罢工

我要评论  2013/6/1 10:00:23  作者:袁康德  浏览次数:

  1920年冬,年仅26岁的邓中夏,受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指派,来到长辛店铁路工厂创办劳动补习学校。可以说,中国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工人运动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长辛店是京汉铁路北段的一个总站,离北京只有40多里路。这里有铁路局管辖的三个工厂,是当时中国产业工人最集中的地方之一。为了使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变为现实,邓中夏等人穿起工人服装,从事工人劳动,学习工人语言,处处与工人打成一片,很快就得到了史文彬等工人们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几经筹备,“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于1921年1月1日正式开学了。

  开学这一天,邓中夏红光满面,精神焕发地站在校门口,热情地接待着前来上学的工人。劳动补习学校分昼夜两个班,白天是给工人子弟上课,晚上则给工人上课。前来上课的教师都是北大学生会派来的进步同学。邓中夏也经常来这里讲课。他虽出生于湖南宜章县的一个偏僻小山村,此时却能用一口通俗的北京话,向工人群众讲解阶级斗争、无产阶级政党和无产阶级专政等内容。有一次,邓中夏正向大家说工人最伟大的道理。有一个工人想不通,便问他:“邓先生,你说工人伟大,我们怎么不觉得呢?”

  邓中夏便笑呵呵地启发大家说:“大家想一想,这火车是谁开的,机器是谁造的,工厂是谁盖的,我们做衣服的布是什么人织的?大家说说,哪样东西不是我们工人做的!工人是伟大不伟大!”

  工人们听了,一个个喜笑颜开,频频点头称是。这时,又有一位工人问邓中夏道:“邓先生,我们做工的伟大,可是为什么这么穷呢?”

  有的工人就唉声叹气地说:“那是我们的八字,命中注定的呀。”

  邓中夏立即严肃地向工人们说道:“工人弟兄们,这不是我们的八字不好,更不是命中注定受穷。那是军阀、工厂主把我们的辛苦血汗钱给剥削去了呀!”

  这时,工人们议论纷纷,有个工人又问道:“那么,我们做工的要怎么做,才不受穷呢?”

  中夏觉得工人们问到中心问题来了,于是高兴地对大家说:“只要我们工人兄弟们抱成团体,五个人团结是只虎,十个人团结成条龙,百个人团结就象泰山,谁还能搬得动?”

  鼓不敲不响,灯不拨不亮。劳动补习学校传播的革命道理,就象春风雨露,吹散了工人们心中的乌云,滋润了工人们的心田,工人中的骨干分子的阶级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邓中夏认为,长辛店工人自己组织起来的条件已基本具备。经请示共产党北京支部同意,决定在5月1日,开一个规模较大的“五一国际劳动节”纪念大会,同时把工人俱乐部(工会)成立起来。

  4月30日,工人们把开会的传单带进工厂,到处散发。传单上写着:“列位,列位!明天是阳历五月一日,是咱们工人的节日,厂里的工人们打算开一个纪念会,大家在一起谈谈话、演演说,热闹热闹,明天不是礼拜天吗?大家都可以听听。”

  第二天清早,工人们都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成群结队地往娘娘宫走来了,不到八点钟,这里就挤了1000多人。不久,邓中夏他们来了。由于事先进行广泛的宣传,北京各界都知道长辛店要开这么一个大会,因此,有许多人都赶来了,有从天津、保定来的工人,还有《晨报》与《北京报》的记者。八点半钟,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大会在一阵响亮的钟声中开始了。劳动补习学校的学员们走上台去,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精神饱满地唱起邓中夏等为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而编写的歌。

  接着,大会主持慎重地宣布长辛店工人自己的组织——工人俱乐部成立了!随后,工人们很有秩序地排着队、挥舞着手中的小旗、浩浩荡荡地走出娘娘宫,开始了“一个中国空前未有的真正的工人群众的示威游行”。游行队伍沿着长辛店大街小巷前进,一路上高呼着:“劳工万岁!”“五一节万岁!”。这声势浩大的游行场面震动了整个长辛店。街道两旁,甚至屋顶上都挤满了观看的人群,就连附近在田地里劳动和耕作的农民,也扛着锄头、草刮前来观看,许多人还跟着工人们高呼起口号来了。

  晚上,娘娘宫内张灯结彩,工人们演着活报剧《火烧赵家楼》,揭露卖国贼曹汝霖、章宗祥等人的丑恶面目,还有相声等节目,直到深夜才高高兴兴地散去。

  邓中夏看完戏回到自己的住地,史文彬等几个工人兄弟也跟着走了进来,高兴地对邓中夏说道:“邓先生,今天的节日过得真痛快。你看每个弟兄都十分高兴,都说今后咱们工人也有了自己的节日了!”

  “是呀!”邓中夏也无比激动地说道:“这就是我们工人抱成团,争取过来的节日。今天只是个开头,往后我们还应该更好地团结起来,和厂主、军阀斗,要争取我们的自由和解放,争取我们工人应有的利益,到那时才有我们工人的好日子过!”

  送走史文彬等工人后,邓中夏仍然沉浸在兴奋、激动之中。当即他提起笔来,写下了一首九十多行的散文诗,歌颂工人阶级团结起来的无穷力量。诗的末尾,记述了他与工人们促膝谈心、共商大事的情景:坐灯光底下,作扪虱之谈。“人生”“社会”,“阶级斗争”“世界共产”,都是我们的话料。

  长辛店工人俱乐部的成立及斗争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工人特别是北方工人的斗志,很多地方派代表前来参观学习,邓中夏负责编的《劳动者》上也作了报道,同时长辛店工人俱乐部也主动派出骨干到外地传授经验,从而使北方铁路工人乃至全国各地工人逐步有了自己的工会组织。

  1922年,邓中夏出席了在广州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和在上海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于8月回到长辛店,工人们喜出望外地把他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问寒问暖,随即便向他汇报俱乐部成立以来的各种情况。

   他们告诉邓中夏:自从工人俱乐部成立以来,工人们有了自己的团体,觉得有了力量,有了奔头。工人们有了事情都来找俱乐部解决,那些骑在工人头上作威作福、随便克扣工人工资、殴打工人的工头、总管也没那么猖狂了,工厂也不敢随便开除工人了。工人们个个都感到扬眉吐气。

   邓中夏听了,心里十分高兴,他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们:这就是工人团结起来的力量!第二天,他又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进一步了解长辛店这一年多来的具体情况。此时,他认为,发动工人进行罢工、争取工人自由解放的时机已经成熟。

  一天晚上,邓中夏跟史文彬说了一个计划,同时在长辛店东面的山洞里召开了一个有40来个工人积极分子参加的会议,具体研究罢工的有关事宜。邓中夏向他们介绍了近一年来国际国内所发生的重大事件,特意介绍了香港海员罢工的事迹。

  “邓先生,那我们也学香港海员那样起来罢工吧!”

  “罢工可以,但是我们要商量一下,根据我们的情况,要向铁路局提出什么要求和条件?”邓中夏这一启发,代表们便纷纷议论开了。

  “厂里要开除工人,不能由厂方说了算,要由我们俱乐部研究,作出决定才能算数。”

  “我们俱乐部要有推荐工人的权利,保护我们的合法利益。”

  “我们要求增加工资。”

   就这样,大家你一条、我一条地提出了一些维护工人切身利益、保障人身安全的条款。邓中夏把这些进行了一番梳理、总结后,又与大家研究了一些具体措施。如工人们的团结问题、骨干分子分片包干扩大宣传问题。并且还决定组织讲演团,建立工人纠察队,以保证安全和防止坏人进行破坏。

  散会后,各人按照会议作出的计划分别行动,两天的时间,全体工人都发动起来了。

  8月20日,工人俱乐部派出了10名代表,将邓中夏归纳提出的八条要求,以公文的形式写好,亲自交给了京汉铁路局局长赵继贤,并要他在三天之内作出答复。

  可是,三天过去了,铁路局没有一点动静和反应。邓中夏马上找到史文彬等人商量对策。接着就在刘铁铺召开了一个有百人参加的工人骨干会议。

  8月24日,“呜—”一阵阵激动人心的汽笛声,划破长辛店清晨寂静的长空,震憾着全体工人的心房。正在干活的工人们,一个个丢下手中的活计,按照事先的安排,迅速地来到娘娘宫集合。长辛店3000余名工人在邓中夏等人的领导下,十个人一行,高呼着“劳工万岁!”“头可断,血可流,不答应条件誓不复工!”的口号,穿过街道,冲向车站。

  南来北往的火车,一列接着一列全被堵住了。

  昔日不可一世的工头、总管、厂长万万没有想到不屑一顾的工人俱乐部竟有这么大的组织能力,一时惊恐万状,气急败坏地向他们的上司赵继贤告急了。

  从不把工人放在眼里的赵继贤一听报告,顿时也吓得惊慌失措。当他听说一列列火车都瘫在长辛店车站不动的时候,更是急得如热锅里的蚂蚁,不得不急忙向他的主子——军阀头子吴佩孚报告,请求派兵前来救援。

  果然,一队队士兵开来了。赤手空拳的工人眼望着这些荷枪实弹的士兵向他们冲来,也连忙从旁边抓起铁棒、鎯头、铁锤、铁锹,准备自卫和战斗。在这紧要关头,只见邓中夏一面镇定自若地挥手让工人们静下来,一面领着早已准备好的讲演团,向前来的士兵们迎了上去。

  讲演团的工人迅速分散到士兵中去,向士兵们开展宣传攻势。讲演团的工人对士兵们说:“士兵兄弟们,我们工人也和你们一样,都是受苦之人,我们实在是被厂方逼得无法活下去,才来罢工的。我们要饭吃,还要养活一家老小。我们只是向赵继贤提出了合理的要求,他非但不答理我们的要求,还叫吴佩孚派你们来镇压我们。士兵兄弟们,你们忍心用枪打我们这些穷苦工人吗?你们千万不要上他们的当啊!……”

  这一句句感人肺腑的话语,这一份份穷苦同胞的真情,把士兵们的心打动了。只见有的士兵把端着的枪放下了、有的把向前冲击的步子停住了、还有的干脆拖着枪悄悄的向后退了,更有的竟然站在工人这边大骂:赵继贤毫无人性,我们不要为他卖命!

  赵继贤听见前来报告的人说:“局长,不好了……士兵们反水了,他们都向后走了!”

  赵继贤可急傻了眼,“那一辆辆躺着的火车,在这里停一小时,就要损失上万个光洋哪!”出于无奈,只好向工人低头,同意俱乐部提出的条件。

   胜利了!长辛店工人罢工胜利了!这消息象闪电一样很快就传遍了全国各地。

  在长辛店的影响下,铁路沿线乃至全国各地纷纷成立了工人俱乐部(工会)。此后,邓中夏也运用领导长辛店工人运动的经验,在全国各地组织、发动和领导了一系列的工人大罢工运动。

分享到:
  • 上一条:没有了
  • 下一条:没有了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