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文教育 >> 原创天地 >> 正文

那条老街,那座老桥(南关街三星桥)(图)

我要评论  2013/6/1 11:38:16  作者:唐建华  浏览次数:

  我上班不太爱坐车,因为我喜欢那条诱人的老街和那座诱人的老桥。那条街是“湘粤之孔道”的一段,也就是古代的107国道。今人叫它南关街;那座桥古今叫法一样,称为三星桥。我有几分担心,它们会在某年某月完全失去原本的模样,人们将满怀惆怅地哼起那首“叫我如何不想她”的名曲。
  缓缓流淌万古的玉溪河在城关穿越过四五座桥,与南关街相交的是三星桥。它是一座石头桥,三个同样大小的桥洞有着美好的曲线,麻石桥身和桥栏,青石板桥面,斑驳的模样像老人一样默默叙述着历史的沧桑。清晨,朝阳依旧给它涂抹上一层淡淡的金黄色,挑着油豆腐的小贩轻悠悠的晃过,撑着小花伞的女郎扭着细腰美滋滋的飘过。场景十分迷人。

  依傍在桥脚下的老井与桥有着同样长的历史。毗连着的几方井水旁边,浣衣的女人在袅袅升腾的水汽里,用土语家言交流着小城故事。井旁木屋小小的窗户中,不时探出小丫头笑眯眯的圆脑袋。那情那景,就是一幅水墨画。前些时候,有头面的家乡人出资改造老井,还引起了好长时间的争论。如今,仿古镏金的亭子已经建好,免去了日晒雨淋的不便,但也减少了几分先前的古朴。常来此的人总有几分人是昨人,井非昨井的感慨。
  没有多少人知道,三百多年前,也就是1637年 [天启十年],一个叫徐霞客的人从桥上走过,并不吝笔墨,留下了令宜章人感到亲切又骄傲的文字。徐霞客是大名人,也是大明人。它是明朝杰出的旅行家、地理学家、游记和散文作家。打开《徐霞客游记》。其中记载宜章地理的有千余字。我们因此知晓,那年的四月初七,他在艮岩大庙吃过金刚笋以后,美美地睡了午觉,“ 下午入南关镇,至三星桥。过桥则肆夹道,行旅杂遝,盖南下广东之大道云。桥即在城南,而南门在西,大道循城而东,已乃北过东门。又直北过演武场。”­  
  徐霞客以三星桥为坐标,用文字简绘出了宜章小城的方位图,也许能解开今人对小城布局的困惑。­­­

  遥想当年霞客,低头看古井今景,尽管宁静中流溢着市井的曼妙旋律,但只要懂得近代史的人们,应该还能听到数十年前湘南暴动的枪声。过桥十余米,就到了湘南暴动旧址,这是国家级的文物保护单位。朱德、陈毅等如雷贯耳的人物,当初在这里吹响了向井冈山进军的号角。那时的南关街应该更象一条古街。起义军的草鞋在青石板上留下过的痕迹,也许是重重叠叠千百载的痕迹中特别值得记忆的。因为数千宜章儿女随着朱德陈毅奔向井岗,开拓出一片崭新的天地。他们的足迹最后又留在了天安门城楼楼上,留在宜章的,就是星火广场上那座铜像。­

  当然,在南关街上还依稀可见当年的革命标语。而今天的人们或许更加欣赏那些木质结构的小阁楼。从玉溪河的两岸探出身去,在高挑的屋檐下,半开半闭的木格窗户外,如不是飘摇着时髦的衣裳,恍惚时光就定格在远古。我喜欢抬头张望,从窄窄街道高处相对的窗户里,发现一对钟情的俊男靓女在隔街戏悦,伴随二胡如歌的旋律,动人的情歌飘洒下来,就像春雨一般沁人心脾。低头再看,一块连一块的青石板。被骡马踩踏过千万次,被行人磨砺过万千回,凹凸不平。起伏的曲线光滑而流畅,雨水冲过,那白色的纹路清晰得像画家勾勒出来,美不可言。
  街两旁的老木屋,大门被时光侵蚀,裸出坚硬突出的木纹,象老人手上鼓起的青筋。隔几米就有的墙垛笔直向上,逐级向外挑起的屋 顶側墙 ,象是舒展的鸟翼。从和小街等宽的天空,漏下缕缕阳光,象母亲体温一样温暖。店铺一家挨着一家,钟表修理,鞭炮、理发、小五金次第而去。小店主们似乎没有对生意有太多期待,他们或看电视,或听收音机,或边做针线活边聊着天,悠闲自得。
  可惜的是,青石板日渐减少,今人铺上的水泥地开裂剥离的路面中间或能看见几小块。店铺的木板门也被一扇扇铝合金卷闸门替换,卷闸门收上去的同时,也把历史收走了。人们装饰着看来时尚的现代,掩盖了古朴美丽的历史。没有了青石板的街道,缺少了带有木纹的门板,早就看不到城堡上摇摆的小草和藤蔓,河里不再有清澈见底的水流,游曳的小鱼小虾存在于儿时的记忆中。
  我想,这一切离我们远去。记忆拿着旧船票,登不上小客船,找不到拴船的木桩,那种惆怅,那种迷茫,真是难以言状。已作古的霞客,看到此景也会一声叹息!流淌着历史的小街就这样消亡了吗?­ 
  我真不想怀念那条老街,那座老桥,那条老河。­ 

  注 :除后面两张相片拍于2012年,其它几张均拍于2006年。
分享到:
  • 上一条:没有了
  • 下一条:没有了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